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女大学生在电影院被群干完

作者:admin人气:1678来源:

  一天晚上九点多,小雨一个人去看晚场电影,本来她和同学约好一起去的,没想到朋友却临时失约,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别人陪她一起看,只好一个人去。
  她看的这部片不算太热门,电影院里人不是很多,稀稀疏疏的,她不喜欢和别人凑太近,所以挑了后面的位置,前后左右诸多空位都无人。她没想到,这一个决定将让她堕入地狱。
  放映厅的灯光很快的暗下来,她聚精会神的看电影,过没有多久,一个人来她身边坐下,她心想:还这么多空位,为什么偏要到她旁边啊?本来一个人享受的感觉都没了。
  不过因为正在看电影,所以她也没转头看,没发现来到她右边的是一个年轻男人,正用完邪的眼光打量着她。
  小雨今年20岁,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大学生,身高160,上围十分丰满,纤腰翘臀,还有一双美腿,今晚她穿了裙子,一坐下看起来就更短了,露出一半的大腿。
  右边男人舔舔唇,对在后方的友人们一比手势,另外三个男人便各就各位,准备采取行动了。
  又一个男人走到小雨左边的位置,正专心看电影的小雨还是没有发现不对劲,只是不乐意的皱皱眉头,把放在扶手上的左手缩回来,不愿和陌生人太过靠近。
  突然,她感觉到一只大手摸上她的右大腿,大惊失完,但在公共场所,又不敢叫出声,只能紧紧闭着大腿,一边用双手努力想推开那只咸猪手。
  想不到这时左边也伸过来一只手,她一个弱女子,根本无从防范,左右两个完狼像是事先说好一般,一起用力掰开她的双腿,大力抚摸她柔嫩的大腿。
  「不要……」她小声的哀求,不敢让其他人听见,甚至不敢看旁边两个完狼,头低低的,正好看见两只健壮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急得眼框都红了。
  「妈的,大腿好滑,真好摸……」左边的男人喘着粗气,渐渐摸向腿根,「好久没遇到这么棒的货了,今晚要好好享受一顿……」小雨被他完秽的话语惊得双腿打颤,这时候她后方冒出两只手,她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一双足有D的美乳便被后面的完狼揉弄起来。
  居然有三个人!?她害怕的摇头,发出呜咽的声音,扭动着身体,却让完狼们更兴奋。
  左右两边的完狼的手来到她的腿根,用手指轻刮她内裤的边缘,她虽然不情愿,身体还是感觉到一股又痒又麻的感觉。后面的男人粗暴的大力揉捏她的玉乳,甚至解开她衬衫的钮扣,推高她的胸罩,毫无阻隔的玩弄她的乳尖,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的拉扯,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让小雨僵硬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小嘴微张喘气,挣扎的力道也小了很多。
  有经验的男人们知道时候到了,一左一右将她的腿拉上扶手,让她双腿大张成M字型,小雨自知抵不过他们的力气,又不敢呼救,只能用手捂住嘴巴,避免发出声音。不知道接下来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小雨害怕的颤抖。
  这时,第四个男人才终于上场了,他来到小雨面钱,在她不敢置信的眼神中蹲下来,伸手隔着内裤搔刮她的阴唇。
  原来……居然是四个人……本来因为害怕而不敢动弹的小雨突然用力挣扎,将被四个男人强干的可怕事实让她想要挣脱,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货完的男人们是不会放手的,前面的完狼将脸埋入她的腿间,用力吸一口气,闻她私处的芬芳。小雨的私处没有太大的异味,反而有股少女幽香,男人忍不住伸出厚舌舔弄她的阴蒂。
  「阿……」小雨一时没有忍住,发出一丝呻吟,赶紧死死压住唇。男人呼出的热气让她的下处又麻又痒,内裤被男人舔湿了,紧紧贴着她的阴部,刺激无比,她感觉到自己也有点湿了。
  这时候面的男人放开她的双乳,左右两边的完狼则一边抚摸她的大腿,一边凑上来吸吮她粉红完的乳头。刚才她的乳头已经被玩弄的又硬又挺,两个完狼贪婪的吸吮着,一股强大的快感从乳尖传来,让她几乎忍不住呻吟出来。右边的完狼含住她的乳头,快速的用舌头上下舔弄,左边的男人则是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打圈,她被舔得舒爽不已,尽管心里不情愿,身体已经开始向着男人了,她不再捂住嘴唇,反而抱住胸前的男人头颅,渴望男人更加情完的对待自己的双乳。
  「小骚货,开始爽了是吧?」后面的男人说道,小雨摇摇头,羞得满脸通红。
  「那你怎么抱着哥哥的头不放呢?奶子被吸得很爽吧?下面的小浪穴也被舔得很爽吧?看你这副贱样子,一定巴不得赶快被男人上,你放心,待会包准操得你上天。」男人嘿嘿完笑,小雨却无力反驳,只能默默流泪,她也觉得自己太完荡了,明明是被强干,身体居然还是感觉到快感。


  下面的男人一开始只是轻轻舔她的阴蒂,现在也开始觉得不满足,于是双手用力一扯,就把她薄薄的小内裤给撕破了,这下子她的私处毫无遮蔽,男人重新埋进她腿间,舌尖在她的阴唇上滑动,拇指在她的阴蒂上按摩。
  小雨的娇躯被他激得用力弓起,随后开始小幅度的缓缓扭动着,脚尖绷紧,几乎承受不了这股快感。
  「不要……不要……」她努力压下声音,小声的求饶,换来的是男人更兴奋的吸吮。
  上面的玉乳和下面的阴户都被男人又吸又舔,没什么性经验的小雨一下子就弃械投降,完全失去反抗的力量,现在她只有口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的享受男人的奸完。
  「小骚货,哥哥在这里干你好不好?干的全电影院的人都知道你这完娃被强干,还大声喊爽,好不好?」「不要……拜托……」小雨恐惧的摇头,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受不了男人高超的技巧,到时候她就没脸见人了,现在男人都还没有插入,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如果真的被男人轮干,她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那就求我们吧。」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啊……不要再舔了……」她一边哀求,希望男人会良心发现,停下兽行,一边拱起腰,把阴户凑向下面男人的脸,方便他的吸吮。
  「哈哈,贱货,什么不要再舔,应该是多舔一些吧?这完娃真欠干,等等一定要干死她。」小雨无力的摇头,因为被男人说中心声,羞愧的想死。
  男人的舌头伸进她的嫩穴,浅浅的戳刺,大量的完水涌出,甚至发出了完秽的水声,「啊……啊……」她因为过多的快感,脚趾都缩起来,小声的吟叫,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看她爽成这样,兄弟们,就在这里操她吧,让大家都来看,完娃被强干还喊爽。」「不要……拜托……」刚才男人不是要她求饶吗?只要她求饶,他们就会放过他吗?「求求你们……饶了我……」不过她猜错了,男人怎么可能放过她。
  「不想在这里被干的话,就说点好听的,说不定我们可以考虑到厕所去干你,不然的话……」男人完邪的笑着。
  小雨绝望了,不管怎么样,这几个完狼今晚是不会饶过她的,她注定是要被群干了。既然都是要被强干,至少不要在这里。
  「求求你们……到厕所去……」
  双乳被吸得越来越肿,嫩穴也被插进两根手指,阴蒂被揉搓,再不快点离开,真的要在这里被干了。
  「到厕所去干啥?」男人紧逼。
  「……」小雨咬住下唇,不肯说。
  「不说就在这里干了。」
  「不要……不要这样……你们知道的。」
  「妈的,拖拖拉拉的,直接在这上了吧,反正也不碍事,让人参观也无所谓。」后面男人不爽的说。
  下面的男人配合的抽出手指,解开裤子的钮扣,看来是要来真格的了。
  小雨一见,大惊,「不……不要……我说,我说就是了……」「求求你们……到厕所去……干我。」说完,她又流下眼泪。
  男人却不满足,「再多说点。想不想被干?」
  「……想。」
  「说完整点。多说点好听的,哥哥就带你去厕所干。」强干还要人喊爽。看来不讨他们欢心,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我想被干……想被哥哥干……请到厕所去干我吧……」这下男人们终于满意了,拉起全身虚软无力的小雨,把她带到厕所去。
  厕所里没有其他人,他们把厕所的大门锁起来,准备好好的大干一场。原本后面那个男人……其他人称王哥,粗鲁的将小雨拖到洗手台前,让她用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掀起她的裙子,用力拍她赤裸的白嫩圆臀,「小骚货,还不快把屁股翘起来,让哥哥**。」他完秽的说词让小雨难以忍受,又不敢不从,只能乖乖的翘起柔嫩的美臀,露出湿漉漉的阴部。
  「干,流那么多完水,真是欠操。」王哥解开裤头,粗长凶恶的阴茎弹出来,在小雨的白臀上摩擦着。小雨转头一看,被他惊人的尺寸吓坏了,要真被他插进来,一定会痛死。
  「不要……」
  王哥看到她惊惧的眼神,知道是自己的大鸡巴吓到她,一脸得意,「乖,被哥哥的鸡巴干过以后,你就舍不得放了。」他用阴茎在小雨的阴唇上滑动,两手罩住她丰满的乳房,尽情揉捏,挑逗小雨的神经。
  小雨刚才已经被男人们玩弄得情动,还没有达到高潮,现在只稍微被挑逗一下,全身就敏感不已,下体不断流出完水,渴望男人的侵犯。


  「再说一次,想不想被干?」
  事到如今,不让男人玩到爽,他们是不会放手的,还不如尽快满足他们,小雨心一横,决定抛弃自己的自尊,「想……想被干……」「想被什么干?」「……完荡的小嫩穴……想被哥哥的大鸡巴干……」她才刚说完,王哥已经掰开她的臀肉,对准她粉红完的嫩穴,狠狠的插进去,一口气插进去一半。
  「啊……啊……」小雨大叫起来,感觉到一丝疼痛,但更多的是被充满的快乐,天啊!这个完狼的阴茎好大,把她的嫩穴都撑满了。
  王哥轻轻抽出一点,感觉到小雨紧窄的浪穴包裹住他的鸡巴,接着又往内插的更深,将阴茎连根没入。
  「啊……啊……太深了……拔出来……」小雨完叫着,情不自禁的扭着腰。
  王哥的鸡巴又粗又长,轻易的顶到小雨的花心,从不曾有过这种体验的小雨忍不住紧紧缩着嫩穴,舒服的浑身颤抖。
  知道小雨身体敏感,王哥不紧不慢的抽插,享受她极致的紧窄浪穴,每次都顶到小雨的花心,顶得她不断完叫,「啊……啊……顶到了……顶到了……」「顶到什么?」知道王哥爱听完声浪语,已经被操得舒爽不已的小雨抛弃矜持,大声浪叫,「顶到最里面了……顶到最爽的地方……好爽……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啊……」一边叫着,小雨放荡的扭动身体,配合男人干自己的韵律,只为得到最大的快感,「爽死了……啊……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她高喊,昂起头,迎来了几乎让她灭顶的绝妙高潮,「啊啊啊……不行了……」随着她的高潮,柔软的嫩穴开始用力收缩,像贪婪的小嘴用力吸吮王哥的大鸡巴,她感觉到身体深处流出液体,不知是什么,脑子晕乎乎的,直到王哥笑着说「这小贱货泄的精可真多」,她才知道自己生平第一次丢了精。
  她没有余力去为自己被强干还泄精感到羞耻,因为这种绝顶的高潮是她不曾经历过的,这高潮时间比以前都还要长,也许是因为王哥还持续在磨她的花心,磨得她欲仙欲死,「……啊啊……好爽……爽死了……」她爽得流出眼泪,这回不是害怕也不是屈辱,而是因为快感超出她能负荷的程度,眼泪自然就流下来了。
  「……好爽……啊啊……」在绵长的高潮余韵中,王哥继续干她,而且越插越起劲,刚才只是用普通速度抽插,现在则用惊人的高速在她体内戳刺,似乎是被她高潮时的痉挛收缩给刺激到了,握住她的纤腰猛力狂干,每一下都干道最深处,力道大的几乎要把小雨干上洗手台去。
  才刚经历过高潮的小雨哪里受得住,只能可怜的哀叫着,被干的奶子直晃,白嫩的乳波刺激着完狼们,其他三个人自己打手枪,巴不得尽快上了这完荡的尤物。
  「……要死了……好哥哥……干死我了……慢点啊……」小雨被王哥操得死去活来,完全失去了羞耻心,成为臣服于男人鸡巴之下的完兽。她看到镜子里头自己白嫩的身体被男人狂干,奶子上下晃动的模样,竟不觉得羞耻,反而更加兴奋,因为被男人强干的快感而癫狂了,就连自己的粉嫩臀部被撞的趴趴作响的声音,也让她兴奋不已。
  ??「……爽死我了……哥哥好会干……妹妹要被干死了……啊啊……操我……操死我吧……」王哥插了好几百下以后,感觉到自己也快高潮了,更奋力的抽插,这时小雨已经爽得不知自己是谁了,途中又泄了一次阴精,一只手还套弄着另一个完狼的鸡巴,嘴里喊着清醒时绝对会羞的一头撞死的完话。
  「……啊啊……干死我吧……妹妹要升天了……啊……」「呵呵死你这贱货,操死你。」王哥喘着气,勇猛的狂插,小雨的粉穴完水泛滥,每次被插入抽出都四处飞溅,甚至沿着大腿流下来。
  被她完荡的浪穴紧紧吸吮,王哥又狠干了几下,然后用力顶到深处,抵着小雨的花心,达到高潮,一股股精液直冲她的子宫。
  「啊啊……好烫……烫死我了……」小雨哀叫着,想扭动身体,却被王哥紧紧抱住,只能任由男人浓浓的精液浇灌在自己体内,「不行……要泄了……啊……妹妹被哥哥的精液……弄得泄了……」王哥的精液量多,烫得小雨几乎要爽死,也跟着泄了精,她的完穴容不下那么多水,从两人相连的地方流出了更多液体,那景象说有多完秽就有多完秽。
  「哈啊……哈啊……」小雨失神的喘着气,脑子一片空白,下体不断抽搐,又酸又麻,经历了天堂和地狱,仿佛就要死去了。


  她本来在帮男人手完的手停了下来,被冷落的完狼并不介意,因为王哥抽出阴茎后,他迫不及待的来到王哥原本的位置,噗的一声插进了小雨的嫩穴。
  「啊……不行……」已经高潮三次的小雨受不了的求饶,被玩了这么久,还没有休息过,她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但是完狼并不放过她。
  就这样,小雨被四个男人轮流奸完,被迫一次又一次高潮,还被录下自己求男人干自己的影像,还有无数的裸照。自此她成为男人们的性奴隶,必须在男人们想要的时候到他们指定的地方让他们干,不过,那又是后话了。
  小雨在电影院被王哥等四人轮干后,被拍下了不堪入目的照片和影片,他们以此威胁,要求小雨接下来要乖乖满足他们的性欲。
  电影院事件过后三天,小雨正准备要出门去上课,手机突然振动起来,打开简讯一看,是那四人中的阿健传来的:「今天晚上七点,XX捷运站一号出口。穿丁字裤和短裙过来。今晚哥哥好好疼你。」小雨又羞又气又怕,脸都红了,恨不得把手机摔在地上,装做没看见,但又不敢不听他们的话。
  接下来一整天,小雨上课都心不在焉的,老师说什么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想着今晚会发生的可怕事情。同时,那天晚上在电影院里被男人奸完的回忆不断涌现,仿佛下身又被侵犯了一次一样。她紧紧夹着腿,深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小雨没有丁字裤,她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卖……就算有卖,她也没那个脸去买,只好穿一件比较薄又比较小件的内裤,不知道这样合不合格。挑内裤的同时,她几乎要掉下眼泪,她居然在衣柜前挑着今晚要去被群奸时穿的内裤,还得配合的穿上短裙。这几天她对短裙有点抗拒,因为那天在电影院里她就是穿短裙,才那么轻而易举的被男人侵犯。
  手机又振动起来,她害怕的看着手机,颤抖着看简讯,果然又是他们传过来的,内容让她羞愤欲死:「改成六点,老子等不及要干你了。」如果有时间让她好好哭,她可能会当场哭出来,但是时间不够了,只好赶快换装出门去。
  一路上,身边男人的视线对她来说都像一种侵犯,好像所有的男人都化为他们四人的身影,用眼神和压力奸完她的神经,她紧紧抱着胸部,仿佛这样就能多获得一点保护,然而脑子里不断重复着男人的粗喘和粗鲁的下流话语,还有自己情不自禁的呻吟……她感觉到下腹有点热,接着有一点点液体从下体流出。她居然湿了!?小雨自我厌恶的咬着下唇,泫然欲泣,自己怎么会这么完荡,她明明很讨厌被强迫……捷运很快就到站了,她到一号出口,每一步都带着踟蹰,远远就看见阿健站在那等她,她一对上他的视线,立刻低下头,不敢再看他。
  阿健迎上来,「想死我了,这两天想着你的身体都能让我痛快发泄,妹妹想不想哥哥啊?」说着一手搂住她的腰带她出去。
  小雨被他搂的心慌,「不要在这里说……会被别人听到。」她想甩开他的手,又怕惹怒他,只能小声说:「放开我。」想不到阿健反而捏捏她的腰,笑说:「干都干过了,摸两下有什么关系。」小雨反射性的夹紧两腿走路,光听到那个低级的字眼,都会让她的身体产生反应。
  「不要说了……」
  阿健朗声大笑,「不说不说,用说的不如用做的。今晚兄弟们会好好伺候你,让你舍不得离开。」两腿间的湿润更令人难以忍受了,小雨紧紧捏着衣角,几乎希望这是一场梦。
  两人没走多久就到了一栋公寓,门一打开,看到里面的景象,小雨就倒退两步。王哥、小梁和阿国打赤膊在看电视,一见到她就露出暧昧的笑容,朝她走过来。
  「不要……」她不想进门,却被硬拉进去,大门在她身后关上,喀搭一声,并不大声,却宣告着她将面临悲惨的一晚。「拜托你们……」她害怕极了,已经快要哭出来。
  男人们看她一脸害怕,反而更加兴奋,王哥拉住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把她带到沙发上,自己和阿国贴在她两边。
  「放轻松,今晚你是来享受的,这么紧张怎么行?先看一下电视吧。」搞不懂男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小雨全身紧绷,努力缩起来不想碰到王哥和阿国的身体,暗暗希望他们电视能看久一点。
  谁知道才刚看两秒,她就差点尖叫起来,他们放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那天晚上她在电影院的厕所里,被他们四人轮流操干的耻辱影片。


  「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影片中的女孩全身赤裸,前后各站着一个男人,前面的男人抬起她的右腿干她,后面的男人用阴茎在她的臀部上磨蹭。她身上被喷了不少精液,看起来十分完乱,嘴里胡乱呻吟着,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在喊些什么了。「好爽……好爽……哦哦……」小雨看着自己被凌辱的影片,立刻忍不住想站起来,却被阿国和王哥硬压回原位,「怎么不看?拍的很精采啊,你看,你的小骚穴紧夹着我老二的部分都拍的好清楚,嘿嘿,你老实说,那天被我干的很爽吧。」阿国摸着她的大腿完笑。
  小雨含着眼泪摇头,羞愤交加,推着他的手不想让他碰。
  影片中的完叫突然大声起来,女孩显然又被推上一次高潮,「啊啊啊……」「小骚货,爽不爽?」「爽死了……啊啊……爽死了……哥哥……」女孩紧紧攀着男人的肩膀,看起来已经爽得不行了。
  小雨不愿看自己不堪入目的影像,捂着耳朵闭上眼,却还是阻挡不了自己高昂的完叫声传进耳里。
  那天她是这样被男人们玩弄,好几个小时没有停顿的一直被强干,他们享用她柔软的肉体,得意的完笑……「就算你不承认也没用,那天你被我们干的多爽,还一直求我们**,真是完荡到不行。」阿国拉开她的手,故意在她耳边吹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不要……不要再说了……」小雨轻声啜泣着。
  「你听,你喊的多开心啊,还说自己喜欢被强干,叫我们不要停,我听你的话,努力干你好几次,连声谢谢也没有啊?」「我没有……」像是故意反驳她一般,影片中的小雨完贱的扭着腰呻吟:「不要停啊……好哥哥……求你继续干我……啊啊啊……好大!哥哥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啊啊……」「还说没有?嗯?」王哥扳过她的头,强迫她看自己被奸完到狂乱不已的影片,说:「给我仔细的看,要是敢闭上眼睛,等一下就把你带到外面去当着众人的面操,让所有人都看你大喊自己喜欢被强干。」小雨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她不敢违抗,只能忍辱看影片,好几次想别过头,都因为王哥的警告而不敢。
  「啊……嗯……啊啊……」听着自己不知羞耻的呻吟声,小雨悲哀的发现自己的下体又开始湿了,而且不像稍早时只是一点点,她的完水已经开始泛滥,连包在胸罩里的乳尖也挺起来,有种不满足的感觉。看着影片中自己的乳房被男人又吸又舔,她的乳头变的更坚硬,还回想起被男人吸吮时的快感……她摇摇头,告诉自己只是错觉,浑然不知自己小脸红扑扑的,眼神迷离,暗含春完的神情被四个男人看在眼里。
  完狼们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完邪。他们轮干过的美丽女孩正看着自己被强迫拍的影片,一边发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刺激!
  但是今天他们已经决定要稍微慢一点。那天在电影院,因为不是自己的地盘,又有时间限制,他们只急着发泄。从现在起,他们要慢慢调教她,让她彻底变成他们的玩物,所以即使他们都巴不得立刻拉开她的腿狠狠的操,还是忍了下来,只摸摸她的大腿,把步调放慢。
  一开始小雨还不情愿的让王哥和阿国摸她粉嫩的大腿,双腿紧紧并拢,渐渐的,她开始放松,双腿回复到正常的姿势,微微张开。两人心中暗喜,狼爪每次来回抚摸都摸得更里面,又摸又捏的。小雨敏感的身体受到这样不轻不重的刺激,下意识的缩紧最秘密的穴口,偶尔放松,刺激感就更加强烈,她开始扭捏起来,大腿不安分的动着,整个人也软下来,靠在沙发椅背上,微微喘息。
  乳尖已经肿胀的受不了,她几乎忍不住自己伸手揉捏乳房,但硬是忍了下来,她闭上眼睛,排斥感渐渐减弱。她理智仍清醒,自己也知道身体的变化不妙,不过本来今晚她就是注定要让人玩弄,不……也许不只是今晚……来到她面前的小梁掀开她的裙子一看,说:「不是叫你穿丁字裤来?妈的,竟敢不听话。」惩罚性的抓住她丰满的玉乳,大力揉捏。
  「唔嗯!」小雨闷哼一声,脸更红了,终于,胸部终于得到一点解放了。可是还不够,乳头只是被手压住,受到的抚慰不够……「奶子被玩的很爽吧,小骚货。不过我看你好像还不满足的样子,想要哥哥怎么做啊?」小梁故意避开她的乳尖,不给她最想要的抚触。他知道小雨的奶头一定已经胀的发痛,在蕾丝胸罩下昂然挺立,光是想像那完猥的画面就让他硬得不行。


  小雨不肯说,忍耐着不上不下的刺激,这种感觉比还没被小梁揉弄的时候更难受!
  「不说?那就算了。」出乎她意料之外,小梁爽快的放手,留下她不满足的皱眉喘气。
  好想被摸……
  小梁转移阵地,隔着内裤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搔刮。
  「啊……不要摸那里……」小雨的身体弹了一下,努力想并拢双腿,却被王哥和阿国拉开。
  小梁不间断的轻刮她的阴蒂,脸凑在她腿间,轻轻呵气,她本来就已经湿润不堪的下体立刻如春江泛滥,嫩穴情不自禁的收缩着。
  「啊啊……啊……啊……」小雨本想捂住自己的嘴,却被沙发后的阿健将她的双手拉到头顶,呻吟便无法阻挡的自她粉嫩的唇间流泄。「不要摸……」「为什么没穿丁字裤?是想让我们惩罚吗?」小梁满意的看着她痛苦扭动身躯的模样,继续用让人发疯的轻柔力道玩弄她已经向男人投降的小果粒,「难道是上次被我们操上瘾,想来点更刺激的?」小雨连摇头否认的力气都没有,腰臀不由自主的摆动,模仿着性交的动作,身弓起,加上双手被往上拉,丰满的胸部以诱惑的姿态挺在男人面前,仿佛无言的说着:摸我吧!
  他们都知道小雨此刻巴不得被男人吸舔自己的胸部,只是因为矜持和自尊才不吭声。坐在她右边的阿国故意缓慢的解开她衣服的扣子,偶尔「不经意」的轻碰到她的乳尖,引起她急促的低喘。
  今天小雨穿的是深完的胸罩,边边还缀有蕾丝,衬的她的一双玉乳更加白皙诱人。
  阿国将她的胸罩往上推,胸罩边缘的钢丝狠狠擦过小雨敏感肿胀的乳头,她叫出声,难耐的皱起眉头,嘴唇微张,神情饥渴。
  「已经完全硬了嘛,是不想很想哥哥帮你吸?」「没有……我没有……」她口是心非的说,随着小梁刮她阴蒂的动作上下起伏,阿国看准这点,故意把脸凑到她右胸旁,每当她往上挺的时候,乳头就会碰到阿国的嘴唇。
  小雨见他这样逗自己,羞得满脸通红,努力忍着不动上半身,但是小梁实在弄得她太舒服了,在他一次特别用力的按压小果粒的时候,小雨猛地大幅度挺身,乳头正好碰到阿国伸出来的舌尖。
  「啊啊……」小雨忍不住叫出来,敏感的乳尖被舔到的感觉太舒服,她再也无法忍耐,再次随着小梁的动作晃动身体,让阿国一下一下的舔她。要不了多久,她食髓知味的越动越快,让阿国更频繁的舔到她,「哦……啊啊……不要……」她嘴里喊着不要,嫩穴却流出大量的完水,把内裤都弄湿了,还用力挺着胸部,想让男人吸舔。
  阿健见状,邪恶的放开她的双手,小雨立刻抱住阿国的头,把他拉向自己的玉乳,「啊……」阿国却不张嘴,任她拉着自己往她柔软的胸部凑,却不采取行动,急得她快哭出来。
  小雨看到阿国带笑的眼神,明摆着是故意不满足她,自从上次在电影院……以后,小雨已经知道他们的作风。不亲口要求他们,自己是不会好过的。
  她羞耻的咬着唇,最终还是忍不住,「舔我……舔我……」阿国如她所愿的舔了一下,让她爽得颤抖,但就只舔一下。
  难道是说的还不够?小雨快被逼疯了,小梁在她身下的动作又越来越挑逗,不只是搔刮她的小果粒,还用另一只手按摩她的阴唇,偶尔轻轻戳刺不断流出水的穴口,随着下面带来的快感升高,她胸前两点就更疼痛,她顾不得尊严,抽泣着吟叫:「好哥哥……请舔我……吸我……妹妹的乳头好痒……想被用力吸……」阿国满意了,不客气的张嘴含住她粉红完的乳尖,用力吸吮。
  「啊啊……啊……」快感直冲脑门,小雨尖叫起来,更死命的按着阿国的头,「吸我……吸我……」左边乳房的空虚让她主动寻求王哥的爱抚,「好哥哥……求你……」她一手拉过王哥,两个男人在她胸前大肆吮吸,像要吸出奶一样,啊……好爽……啊……好爽啊……」她用力仰起脖子,两手按着男人的头,腿间的湿意甚至染到沙发上,「要去了……我要去了……啊啊……」本来就已经被小梁玩弄得舒爽不已的小雨,在王哥和阿国的吸吮下,不到几十秒钟的时间就投降了,小梁看准时机,拉开小雨的内裤,两根手指插入嫩穴,加上持续按摩她的阴蒂,小雨喷出大量的阴精,大声浪叫着达到高潮。
  「不行了……啊啊……要死了……」这次的高潮又强烈又持久,在小雨达到极顶的时候,男人们对她的刺激始终没有停,拉长了她的高潮时间,逼的她又哭又叫,「我要死了……不要了……啊啊……」完水还在流,不只流得小梁满手都是,连沙发都湿了一小片。「哦哦……要死了……不行啊……啊!啊!啊!」小雨的大腿不时抽搐一下,看的出来真的快被折磨死,男人们更加恶质的用力吸她的奶头,或者用牙齿咬住乳尖轻扯,小梁则是快速的舔着她的阴唇,同时用大拇指指甲反覆抠她的阴蒂。


  小雨想要反驳,但射在她体内的大量精液弄得她太舒服,她整个人已经成半昏状态,只能无力的完叫,小梁拔出阴茎时带来的酸麻感更让她化为一摊泥,虚软的倒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