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生死牌

作者:admin人气:248来源:


.
  为解玉环遭劫难,为助爹爹报恩难,唯有秀英捱万苦,方能保得全家安。      三推六问严审案,指鹿
为马王玉环,鞭杖之下饮泣认,大家闺秀变女犯。      欲加之罪将奴斩,舛讹犯妇嗜淫乱,曲意逢迎贺总
兵,县令朱笔供状判。      秀英漂亮高又壮,姐妹体貌不相仿,女儿一计能解危,毁容残身破奴相。


  左右逢源上下瞒,谨小慎微防破绽,冥思苦想细致微,挑选打手需周全。      愚不可及头脑憨,虎背
熊腰力气蛮,唯命是从如家犬,惨无人道脾气悍。      毁容替死奴积善,竭尽全力保谜团,劝爹尽抛父女
情,摧残奴婢心勿软。      只要爹爹心放宽,无需体谅奴情感,坚不吐实神无奈,替死决心如石顽。


  改扮奴婢俊俏样,择选刑罚也有章,严防贼奴看出诈,使出手段狠如钢。      家丁就要县衙闯,端茶
送水他们诳,迅速要将奴貌毁,急急匆匆时间抢。      拷讯淫妇酷刑堂,指挥打手施刑忙,受刑奴婢来配
合,抢先刑毕父休慌。      蒺藜带刺粗能长,形如核桃浸水涨,本是塞嘴一刑具,临刑呼冤它来防。  
    凶神衙役似虎狼,蒺藜入口胸肺呛,强忍咳嗽反复咬,口嚼蒺藜合又张。      恭迎皮板来回扇,
涨大粗刺向外钻,打击脸颊嫩腮破,沉鱼落雁面皮翻。      成桶凉水口鼻灌,大腹翩翩像凸山,肚胀呕吐
嚼木塞,苗条淑女孕妇扮。      竹筷脚趾用力拶,藤条狠挞赤脚板,脚尖上下对鞭梢,俄娜多姿走路颤。
      老虎凳上垫五砖,木棍压骨左腿断,右脚较劲再来蹩,婷婷玉立身材短。      伤心惨目奸贼
骗,摧心剖肝戏演圆,貌形姿高均大改,辨奴除非下凡仙。      美貌尽失泪涟涟,楚楚伤感惹人怜,爹爹
千万把握住,救人决心不可变      秀英尚有肺腑言,自古百善孝为先,儿时立志敬父母,问安视膳草料衔。
      行孝故事万万千,仕人墨客文章编,精雕细琢沤心血,章章都是动人篇。      缇萦废刑皇帝
谏,东海孝妇旱三年,碧鸾替死解父忧,卧冰求鲤感动天。      上述均为行孝巅,秀英不才学圣贤,只要
爹爹前程好,拷妇刑具愿尝遍。      刑讯苦打接着演,折磨奴婢再续添,残花败柳废物用,裸体死囚命最
贱。      筋骨强健内心坚,极刑长熬只等闲,假戏镬汤要做真,敢叫名旦都汗颜。


  爹爹最恨淫女奸,挺胸扭臀讨人嫌,涂脂抹粉炫耀扬,丑态百出飞媚眼。      不计后果自作践,甜言
蜜语勾成姦,白天装做无事人,夜间奸夫暗中联。      门窗紧闭挂黑帘,不堪入目不要脸,乳阴臀背钓男
人,卑鄙龌龊行乱恋。      严惩恶行刑具研,勾人部位是重点,研得刑具无数种,公正严明作利剑。


  新颖成果有两件,尚未使用施人间,启封开库提出来,奴婢先行品尝鲜。      锁女靠背如刀扁,捆椅
垫上钉钢钎,休想舒适太逍遥,屁股下塞大粒盐。      针带线一弓弦,乳房阴户用它连,要使弓弦来回窜,
代刺荆棘再来鞭。      女人犯淫用重典,杀人灭口有风险,执法如山实践少,操纵自如实受限。


  得此良机用奴验,冰冷刑具肌肤舔,疼喘抖挛是何味?施刑效果皮肉鉴。      挑选最重向父荐,拷讯
过程书便笺,不清细问受难女,改进刑具更精尖。      苦研刑具将奴煎,痛不欲生血飞溅,摧兰折玉伤痕
累,惨不忍睹总兵献。      施刑需当总兵面,用刑之极罄竹见,大刑伺候施女囚,焦肉断骨让他检。


  奴惨总兵怒气减,报仇雪恨心扉甜,鉴貌辨色再奉承,奸贼对爹戒心免。      讯奴刑罚尽量严,拷奴
时间更要延,若能当堂刑毙命,临刑免羞脸面拣。      严刑拷打效果显,气息奄奄成绩现,既能行孝又少
辱,一箭双雕烈狱炼。      切肤之痛奴不怨,刮骨之疼也不辩,剐且不惧何惧刑,皮肉筋骨全部捐。


  血肉横飞受奇冤,视死如归赴黄泉,报答父母养育恩,受死尽孝平生愿。      更鼓声声讨人厌,秀英
即将地狱陷,接下路径更坎坷,好似走向阎罗殿。      犯妇锁入囚笼箱,押解总兵极刑房,为讨老贼心欢
喜,秀英受刑再补偿。      撕破衣服胸脯袒,姑娘桐体被人览,令人发指残酷刑,遍体布满刑伤斑。  
    极刑房里炉火旺,皮鞭夹棍算平常,灭绝人性妇刑烈,熬毕捡命烧高香。      公堂施刑跪河蚌,
伤膝触伤抽搐晃,骨痛难忍要摔倒,衙役上前扭肩膀。      面对酷刑心坦荡,秀英假叱对父嚷,素昧平生
无怨仇,暴虐弱女为何方?      句句话语露锋芒,晨钟暮鼓击心脏,话里有话点到位,良苦用心世人仰。
      为了爹爹仕途畅,对待奴婢需残犷,使出凶狠暴虐妇,秀英捆绑在刑床。      拷打女犯有犒
赏,衙役磨拳又擦掌,雕心雁爪不惜力,只为自己路更广。      抽打都用带刺棒,铁刷木锉轮番上,腹部
脚心鲜血淋,小腿大腿压木槓。      大挂天平手指胀,香烛火箸腋下烫,指奴谈及升官路,女儿斧钺没白
扛。      铁丝来回乳房串,锡龙滚水胸背缠,火筷点体肉烙热,冰水强灌肚中寒。


  灌水大腹烙铁放,肚子流淌红血浆,总兵毫无怜心动,兽性虐暴再加纲。      亲自执刑火来炀,孜孜
流油烧脂肪,木棍前头钉满钉,用力将其插进肛。      烧红铁条入裤裆,姑娘私处要遭殃,夹紧扭动强挣
扎,要保贞操痴心妄。      邪恶总兵秽语腔,男人没尝铁条享,让你女人做不成,娼妓休想再从良。


  忍耻含垢剧痛忘,凄惨苦楚无处讲,不是犯妇非烈女,杜鹃泣血泪水淌。      黑夜刑堂烛火亮,奴刚
苏醒头就昂,气得老贼快吐血,连累带热似羔羊。      疾言怒色脾气犟,死不求饶将刑抗,闻所未闻奇女
子,受刑施刑比谁强。      皮开肉绽血加汗,滚落到地摔八瓣,犯妇就像水中捞,体无完肤绝人寰。


  此情此景怵目战。观刑见了吓破胆,毛骨悚然犯妇女,阴阳之间来回转。      辣手摧花花将亡,总兵
伸手摸鼻梁,犯妇此时不能死,寸磔才可见阎王。      请来巫医招魂唱,手忙脚乱小巫帮,浓烟熏呛加圣
水,万般无奈灌参汤。      原想就此把命丧,奄奄一息又还阳,可怜想死都不成,玉碎香消等虐戕。


  力竭声嘶喊喊喊,夜静更阑传传传,刑堂发生何等事?姑娘秀英惨惨惨。      玉环见父如梦幻,抱头
痛哭相聚欢,感恩戴德谢父亲,高高兴兴把家还。      他日倾慕如意男,洞房花烛嫁衣穿,一年恩爱如梭
过,多出白胖小囡囡。      父亲因此总兵攀,拷奴有功奖励颁,诚惶诚恐接圣旨,朝中有人能升官。  
    弹冠相庆朝服换,今后有了保护伞,底气十足奔前程,官途似锦是奴盼。      秀英受刑躯体烂,
孤苦伶仃入深渊,亲朋好友平安渡,踞炉炭上一身担      公堂画押手印按,招供条条录入柬,滔天罪孽自
认之,死后面对流言谗。      身败名裂贞操完,忠奸邪恶全都反,其中痛苦唯自知,舍己救人苦果咽。 
     千刀万剐皮肉剜,身躯残破分几段,依依不舍恋世间,从容独赴鬼门关。      情窦初开起波澜,
秀英梦想有个伴,此次独身一人去,黄泉路上好孤单。      甘心瞑目热血染,大公无私心中坦,兰心蕙性
品尚高,冰魂雪魄似小曼。      高风亮节好姑娘,白璧无瑕上天奖,安宅正路最仁义,哀感天地泪汪汪。
      剐奴告示张红榜,虚词诡说来诽谤,杀夫乱性暴戾孽,满篇都是弥天谎。      举出秀英三罪
状,十恶不赦弑淫娼,造谣诬陷不实词,沸沸扬扬贴四乡。      罗列虚假巧杜撰,秀英无奈冤屈含,束手
听命洗剥净,一丝不挂离狴犴。      木驴停在院中央,公差分别等两旁,犯妇拖腿爬出狱,饿狼扑食五花
绑。      裸背插标大如桨,罪招牌上书写详,剐犯壹名王玉环,名字上边叉红杠。


  破锣开道叮咚啌,公差助纣虎作伥,巴结上司贺总兵,对奴凶狠像野犺。      摩拳擦掌呈狓猖,催行
鞭打抡刑杖,人心为何如此狠?不得其解奴彷徨。      大人小孩街上逛,听见锣声传街巷,勾起窥窃隐私
瘾,喜见犯妇扒精光。      人山人海夹道站,七嘴八舌高声唤,快来看那裸女肉,受刑之重非平凡。


  刑伤惨状世间罕,荡妇刑苦此典范,都夸县令执法严,伸出大指将爹赞。      秀英刑伤示众展,血肉
模糊不敢观,杀鸡儆猴威慑大,暗娼谈性都不敢。      裸体示众游时长,地痞流氓有邪想,烂菜砖石摔向
奴,洁贞玉体污垢沾。      扶肩搂腰假意搀,枷锁桎梏难躲闪,乞哀告怜替刑女,饮泣吞声竭力掩。


  无赖围着奴身转,摸乳掐阴便宜占,人心不古恶公差,嬉皮笑脸也不管。      大胆狂徒将腰揽,贼眉
鼠眼盯肉看,羞愧难当紧闭目,秀英脸颊羞涩泛。      铁箍大枷脖上镶,巨粗死镣脚下趟,骇人木驴铁杵
骑,处女贞膜来品尝。      铁杵上下来回返,好似活物不停窜,披枷戴锁难平衡,公差还要加速赶。


  赤身裸体怕人访,挟紧铁杵私处挡,疼痛难忍偶尔露,奸佞小人话语脏。      厚重木枷腰压弯,不堪
重负身痉挛,尽量缩身咬牙忍,顾忌羞耻免难堪。      低头不语将脸藏,长发盖乳做衣裳,绝非娇女践羞
耻,敢与冰清比高尚。      淫妇弑夫罪昭彰,奇耻大辱被冤枉,谁知奴家内心苦?哀天怨地埋衷肠。  
    监斩大棚烧的暖,官员围坐互寒暄,久等囚车还不到,心急如火坐针毡。      观刑百姓已站满,
屠夫急等人犯砍,今日大辟得碎银,另加犒赏有酒饭。      听得场下一片喧,总兵急忙身子探,命令官兵
来弹压,乱说乱动入牢监。      刑台好似祭司坛,四周烧起火炭盎,门字刑架立中央,新异刑具架上悬。
      船锚倒刺有三边,皮肉刺透臂力练,扎入阴唇撕拉开,辣椒塞入阴户腌。      施刑手段刻成
匾,犯妇受刑告知前,晓谕百姓刑具威,动心骇目胆震撼。      瞒天过海代桃殭,视死如归到刑场,二目
圆睁瞪总兵,大义凛然呈安祥。      下了木驴铁锁栓,公差拉着刑台牵,步履蹒跚上台阶,身体僵硬已木
然。      大锤抡起哐咣哐,长钉四肢刑架装,身躯岔开变大字,乳房阴户都被敞。


  铁丝编织来回纺,密疏程度像渔网,箍身拉紧勒入肉,行刑准备都停当。      大雪纷飞到处扬,刑场
一片白茫茫,严冬飘雪待午时,单等杀人信炮响。      刺骨寒风逞猖狂,断肢残躯已冻僵,临刑胯下炭火
生,知觉恢复再长殇。      锋利尖刀碎肉攮,稍微触及身体亢,一刀一刀慢慢割,数个时辰遍体伤。


  块块肌肉剁成酱,根根碎骨入火缸,头颅割下城门挂,秀英怎能祖坟葬。      奈何桥上魂眺望,望爹
爹能官运昌,望秋萍能尽忠孝,望玉环能全家康。      短短一日经沧桑,横殃飞祸从天降,黯然赴死寻常
事,能否万世传流芳?注:遭劫难:为第四声;报恩难:为第一声。


  王玉环:生死牌中黄秀英要替死的人物,她的父亲对秀英的父亲有救命之恩。


  爹爹:秀英的父亲,是县令负责审问王玉环一案。


  秀英:一个善良美丽的姑娘,为了帮助父亲报答玉环父亲的大恩,为了解救她的困境,主动将贺总兵对玉环的
一切诬陷,毫无保留地承担下来,她将面对的是难以想象的酷刑和死亡。


  贺总兵:其儿子为调戏王玉环不慎落入峡谷自己摔死。总兵家奴为推卸责任诬陷是王玉环是娼妓勾引总兵儿子
并将其推入峡谷,贺总兵恼羞成怒,要对王玉环处以最严厉的刑罚给儿子报仇雪恨。


  凌迟重罪将奴斩:这里的斩并非指砍头,而是泛指处死。


  粗能长:的长(zhang ) ;游时长:的长(chang )


  缇萦:为了父亲免于刑罚,要求皇帝废除苦刑,并愿意代替父亲受刑。      东海孝妇:为了怕婆婆受
刑,情愿承受一切罪责被判死刑。结果她死后当地大旱三年。


  碧鸾:沈碧鸾,她的故事与生死牌差不多,最后她被海瑞所救平反冤狱。      卧冰求鲤:有个叫王祥
的孝子,为了继母冬天能够吃鱼,脱光衣服躺在冰上,想以体温融化冰面打鱼,结果感动上天,鱼从河里自动跳了
上来。


  残犷:凶狠的意思。


  斧钺:古代军中刑戮,这里泛指酷刑刀山剑树:佛教所说的地狱之刑。形容极残酷的刑罚。


  镬汤:镬指大锅,用水活煮,泛指酷刑。


  炀:熔化金属的火,指燃烧很厉害的火。


  来回转:第三声;奴身转:第四声。


  虐戕:残忍地杀害。


  小曼:替身中的主人公,她是一个美丽善良健壮的犟姑娘,她惊天地凄鬼神坎坷的一生,书写了一部舍身取义
无私为人的诗篇。


  击心脏:第四声;话语脏:第一声狴犴:监狱。


  犺:古时候的一种野兽,可驯养像狗一样供驱使。


  狓猖:猖狂并且飞扬跋扈。


  火炭盎:祭祀用的火盆。


  刑架装:这里不是指装配刑架,而是将女犯人用大钉装在刑架上。


  长殇:16岁到20岁暴死的人。指将已经冻僵的秀英用火盆加热,等她恢复知觉后再行刑。


  鼎镬:指难以忍受的酷刑。指甘心情愿受刑。


  代桃殭:中的殭在古代与僵通用秋萍:黄伯贤的义女,作者按:该诗原想起名「古代的替身」或「古之蒲小曼」,
后来想到该诗创作的主要灵感来自于生死牌,并许多内容出自于生死牌,不好夺古人之辛劳,故取名「生死牌」。


  它写的是县令黄伯贤的女儿黄秀兰准备赴死前对自己父亲的一段表白,她第一次受刑是为了这个假戏演得更加
逼真,不能一开始就招供;第二次毁容破相是不得以怕被贺总兵家丁识别;关键是的三次她还主动要求父亲当着贺
总兵的面,对自己残躯施加更加惨无人道的极刑,她这么做可以为父亲的加官晋爵提供帮助、可以用自己的刑伤震
慑不守贞节的女人、也可以让父亲苦心研究对付淫妇的新型刑具,根据自己的切身痛苦得以改进,更深层次的隐情
是黄秀英想到姑娘将要被赤身露体示众,处女膜都不能保全,万念俱灰想用肉体上极大的痛苦来平服心灵上的伤害。
「谁知奴家内心苦?哀天怨地埋衷肠」就是她最好的心里写照。有诗蝶恋花为证:要助父亲环姐救,舍己帮人,枉
法来枭首。


  众人观裸身丑陋,心流泪万年遗臭。


  抱恨失贞无法受,体越伤疼,越觉真心福。


  寸磔黄泉喜作古,百年之后同相聚。


  黄秀英高风亮节的事迹大多数百姓是不会知晓的,它将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还是个未知数,正像诗中最后一
句「秀英赴死寻常事,能否万世传流芳?」


  的问号。


  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