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媒人

作者:admin人气:1295来源:


小陆是我的学妹,我们是在四年前的毕业典礼上认识的,那时她大学毕业,我是研究生毕业,也算是一种巧合。我天生喜欢那种活泼开朗幽默大方的女孩子,小陆便是这一种,虽然我们认识的起点也是校园生活的终点,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交往成为好朋友。小陆大学时的专业是多媒体,再加上她又是本市学生,毕业后她家里找人安排进了电视台。而我呢,找了一家地理位置还算繁华的写字楼底商开了一家咖啡厅,这也是我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吧,店里面经营一些西点、咖啡等饮品,生意一直不好不坏。

  一开始我的热情很高,对店面投入的 精力还是很大的,久而久之我的热情也不是那么高了,转而把眼光投入到我的另一项事业中去了,咖啡厅就由我雇的小妹们打理,我偶尔去也就是收收钱。不过有时候我会约几个朋友去店里神侃,聊聊时装美容以及张三李四的八卦新闻,谈的兴奋了还会讲一些荤段子,开开黄色玩笑,这种时候小陆总是我们这帮老女人开涮的对象,她年纪比我们小,刚20出头又有点花痴,经常遭到我们无情的炮火攻击,不过她也并不介意,知道这帮大姐是拿自己开玩笑。

  一天,我们姐几个照样聚在店里,正 在斗地主。小陆推门进来了,还领进来一个30岁左右的老外。

  “琪姐,你过来一下。”小陆把我叫到 一边。

  我不情愿的放下手里的牌,走了过 去。小陆把我和那个外国男子介绍了一下,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

  我问小陆:“这么神秘做什么?”

  小陆吞吞吐吐的说明了来意:“我们电 视台想拍一个关于西点的美食栏目,想借你们咖啡厅的厨房用用。”

  “哦,这样啊,那得拍几天啊?”我疑 惑的问。

  “拍12集,每集半个小时,大概得拍 半个月吧。”

  “那就是说,这半个月我都不能正常营业了?”

  “呃……”小陆回答的很是心虚。

  “这哪行!半个月白交房租,一万多 块!我岂不是亏大了?你这孩子脑袋进水了是不是?”我愤愤地说。

  小陆挠挠头,“不是……是这样,我跟 台里说了你这儿的情况而且我们台里考虑过了,给你补贴半个月的房租,顺便还给你打个广告……”

  “这样啊,那……好吧,就是这半个月 赚不到什么钱了,就当给你们台里广告费了。”

  “谢谢琪姐!”小陆兴奋地冲着正在店 里转悠的老外打了一个“OK”的手势。

  “那老外是谁?”我好奇的问。

  “他呀,他叫纳维,是个意大利裔美国 人,在中国开餐馆,是个很有名的西餐大厨。”

  “那为什么不去他的饭馆拍?”

  “他那儿的厨房除了做西点,主要是西 餐,弄得油腻腻的环境不太好,不像你这的厨房都是开放式的,厨具又新,环境又好。”

  “哦,那就过来拍吧,什么时候来?”

  “明天你看行吗?”

  “好吧。”

  转天小陆就带着纳维和摄制组来了, 拍了两三天,他们就和我熟识了,尤其是那个叫纳维的老外,他来中国七年了,中文说的相当好,我们交流的很顺利。他很爱开玩笑,而且跟我开玩笑的尺度越来越大,有一次为了模仿一个小男孩,居然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弄得我很尴尬。后来我还发现他很喜欢照相,还经常要求跟我合影,他人高马大一米九还多,胳膊巨粗,每次合影都揽着我的肩膀搂得紧紧的。他还让小陆帮我们拍,他从后面环住我的腰,也搂得死紧,我的屁股都能感觉到他裤裆里面的那一团鼓出来的东西。我感到非常诧异,难道老外都是这么开放吗?我有意识地避开他,尽量不跟他发生过多的身体接触,以免被他占去更多的便宜。说来也怪,在场的这么多女人,他对别人都不感兴趣,就单单对我下手,就连小陆都看出不对劲了。

  “琪姐,纳维看上你了哦。”她冲我挤 挤眼。

  “滚!”我骂道,躲得更远了。

  可是无论我躲多远,纳维总是粘着 我,一点眼色都没有,说话的时候还张牙舞爪的,手一会儿放在我的大腿上,一会儿抓我的手,甚至还拍我的屁股!这下我可怒了,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他还装的很无辜,跟边上的人说他什么都没做,说我突然不高兴就走了。我也懒得解释,郁闷的坐到一边玩手机。

  等到拍完收工的时候,纳维又故意磨 磨蹭蹭的等我锁了店门,邀我出去坐一会儿。我不理他,愤恨的上了车开走,从后视镜里看见他茫然地站在原地。

  第二天仍旧是这样,他就像什么都没 发生,一见面就乐,我只好假装看不见他,自己做自己的事情,看看表摄制组马上就拍完了,我就嘱咐店里的小妹闭店的事情,提前走了上楼上的健身房去了,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

  那天,我在健身房里的跑步机上面刚 跑完步,准备下来准备抽根烟,就看见一个不祥的人影从门口走进来。是纳维!他进来以后左顾右盼,看见我之后径直走过来。

  “琪琪,这几天我都看不到你,也找不 到你,他们说你在这里,我就来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想你了。”太令人崩溃 了,这大哥居然这么直接!

  “想我做什么?咱们俩非亲非故的!” 我从跑步机上走下来,没想到绊了一个趔趄。

  “因为我喜欢你啊……小心!”说着他 又要上来扶我。

  “别!”我厌恶的伸出一只手挡住他, “你再这样我就喊了!说你耍流氓!”

  “我不是耍流氓!我是真心爱你!琪 琪,你别把我看成是浪荡的花花公子,我不是,我是一个陷入爱情的男人!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看着他诚恳的表情,我有些出乎意 料。他这样算是对我表白吧,我心里想着,之前一直把他定位成不怀好意的猥亵男,跟女人玩暧昧然后不想负责任,逮谁占谁的便宜,现在想想或许他不是。

  一时之间我有些语塞,也不知道该说 什么好。

  “我问过陆佳(小陆的大名),她说你

  没有男朋友,请接受我吧!”纳维看出我不那么排斥他了,趁热打铁抓住我的双肩激动地说。

  “你先放开我。”我被他的两只大手箍 住,有点喘不过气来。

  “哦,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纳维赶忙把手缩回去,依然用很热切地目光看着我,“请接收我,好吗?”他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我们才刚认识不久,互相之间还不是 很了解,现在一下子让我接受你,有点强人所难吧?”

  “对……对,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可以 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他任然小心翼翼的观察我的脸色。

  我考虑了几秒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 头,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我的父母会怎么想?如果我们俩成了,他们会同意我嫁给一个外国人吗?虽然他们一向对我恋爱的问题表现的很民主,但是这次的追求者跟以往略有不同。再说了,这个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眼前的这个人是好是坏,是圆是扁我都还没有弄清楚呢,想这些是不是为时尚早?算了,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只能说先跟你从朋友做起……”我 为难地说。

  “好的,好的!没问题!只要你不拒绝 我就好,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说着他把手放在头顶上摆了一个牛角的动作,表情也配合的相当幽默。

  “切。”我不自觉的笑了一下,“你知道 当牛做马是什么意思吗就瞎说?”

  他见我笑了,讨好的说:“知道啊,就 是做你仆人的意思。”

  我突然觉得心情好起来了,忽然有个 人愿意为你当牛做马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从健身房出来我和纳维一起去吃的晚 饭,我们聊了一个晚上,我发现他人还不错,比较坦诚,也渐渐的对他放松了戒心,不像一开始那么排斥了。

  后来电视台的节目拍完了,他也经常 来找我。纳维健身的地方离我这儿比较远,他把健身卡转出去了,专门来我健身的这个地方重新办了一张卡,好方便经常跟我在一起。再后来我们就开始一块出去玩,约会了几次,还一起去看电影唱KTV,他的嗓音很好,在他面前我都不好意思唱了!

  经过深入接触我才发现他这个人优点 很多,还很幽默,最主要的是诚实和脾气好,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太粘人,有事没事的就爱搂着别人,走个路也要拉着,我把他推开呵斥一顿能收敛点儿,可是没过一会儿就又过来了。伸着一只咸猪手这摸摸那碰碰,我不想和他发展的那么快,他就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着亲我,打他骂他都不管用!到后来我都麻木了,由着他去吧,只要别明目张胆的猥亵我我就睁一眼闭一眼。

  有一天纳维带我去了他住的地方,没 想到他一个单身汉却住着200多平米的房子!一般人的家里客厅总是放沙发、茶几、电视一类的家具,他倒好,把整个大客厅搞成了一个超现代化的厨房,光烤箱就装了6个,其他厨具不计其数!他说这是他的实验室,而真正的厨房,被他改成了食品储藏室。他就在实验室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我吃了很多,不停的夸奖他,他很高兴,像个孩子似的!

  为了表示感谢吃完饭我就主动亲了他

  脸一下,然后涮碗。突然他从后面抱住我,不停地亲我的脖子,还按住我的小腹,用我的臀部摩擦他自己的下体。这么猥琐的动作引起了我的一阵反感,不过我没当回事,推开他接着洗碗。然后他笑着又贴过来居然一边揉我的乳房一边继续用下体摩擦我的臀部。

  我实在忍不了了,狠命推开他,严厉 地说道:“到现在为止我们还只是恋人关系,我又没答应做你的老婆,你别太过分了!”

  他懊恼地说:“你们中国人事真多,我 爱你你也爱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可以?”

  “我还没爱你呢,现在的情况是你爱 我,我要看你的表现,让我满意了我才会爱你!”我解释给他听。

  “那要怎么样你才会爱我?”他急切地 问,“不和你做爱你就会爱我吗?”

  “目前来说是这样。”

  “那好吧。”他泄了气坐到饭桌跟前, 把脸埋在胳膊里趴在桌子上,只露出褐色的头发和脑门。

  我走到水池前接着洗碗,直到洗完碗

  他也没有任何动静。

  “生气了?”我用毛巾擦擦手,走过去 捅捅他。

  “嗯哼!”他头也没抬。

  “别这样啦,起来我告诉你一件事。”

  “我不听,你又骗我,你又要跟我说我 爸是男的。”

  “这回真不是。”

  “我妈是女的?”

  “不是!你别闹了,再闹我就不告诉你 了。”

  “那是什么啊?”他听见我语气严肃, 笑嘻嘻的露出两只大眼睛看着我。

  我说他也不能生气嘛,他脾气很好 的。

  “我给你当老婆怎么样?”我逗他。

  “真的吗?哈哈!”他跑过来抱起我转 了两圈,跑进卧室扔到床上就压上来,他强壮的身躯满是肌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接着就把布满胡茬的嘴唇按在我的嘴上,拿舌头伸进嘴里强吻起来,我窒息的缺氧脑袋晕乎乎的忘记了挣扎。等到缓过来的时候,发现裙子已经被撩到腰上,他一只手隔着衣服揉我的乳房,另一只手伸进我的内裤里,粗大的手指头正在我的两瓣儿中间来回揉搓,还呼呼喘着粗气。

  “起开……”我一边挣扎,一边推他, 他壮硕的身躯就像铁塔一般霸道的压住我,纹丝不动。眼见着推不动他,我只好把头扭到旁边不让他亲我,可是他把我的脸扳正,亲得更投入了。“你再不放了我,我以后就不理你了!”我气得威胁到。

  “我不管,即使你以后不理我了,我今 天也要跟你做爱,哦……宝贝儿……”

  他的两条大胳膊把我的双腿扳的大 开,手指继续抚弄我的阴唇,不一会儿就出水儿了,他还把粗大的中指插进我的阴道,我疼的大叫,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裂开了!一股液体流了出来!

  “疼死我啦!你轻点儿!我还是处女 呐!”我使劲打他。

  他仿佛愣了一下,好像没太听懂我说 话,“你还是处女吗?”

  “嗯……”我疼得眼泪汪汪。

  “哦……可怜的宝贝儿……我不知 道……对不起……”他忽然变得小心翼翼,温柔的吻去我脸上的泪珠。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下体,内裤已经被 鲜血染红了,纳维的手上也全是血。我气得脑袋“嗡”的一声,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保持了24年的处女之身就这样没了,眼泪更加汹涌的夺眶而出。我很想再打他一顿,可是这个时候打他也无济于事了,也换不回我的处女身了,而且他也不是故意的。

  纳维见我都不打他了,只一味的哭,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血,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明白了刚才发生的这一切。

  “对不起……亲爱的……对不起……还 疼吗?”他一边搂着我,一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轻轻地揉着。

  “别……别揉啦……管什么用啊?”我哭得哽咽。,揉揉你不会痛啊。“他褐色的大眼睛里全是歉意。

  眼看着他这样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 子,我也不好意思再骂他,于是粗暴的推开他,我哭道:”再怎么也换不回我的处女身了,都怪你!“我打了他一下。

  ”都怪我,你不要哭了,你再打我!“

  ”算了,打你管什么用!“我渐渐平静 了下来,安静的躺在他怀里。

  他见我不哭了,心疼的说道:”我不会 表达太复杂的意思,你不要笑我,我想说我永远爱你,做你的丈夫,不会再让你承受痛苦!相信我!“听他说这些我的心里也很感动,但我 没表现出来。我撇了一下嘴,鄙夷的说道:”那……以后生小孩儿的痛苦你怎么说?“纳维挠挠头:”哦。我忘了,还有那个。“说完我俩都笑了。

  他捧起我的脸,慢慢地吻过来。这回 我没有排斥,我的处女身都没有了,我还矜持什么呢?

  我激烈的回应他,任由他的手触摸我 的乳房和私处,他就像着了魔一样,手指不停地揉捏我的私处,怎么躲都躲不开,弄得我下面淫水儿淋漓,春潮涌动,我知道我想要的只有纳维能给我。

  ”你分泌了很多水,我们可以玩了宝贝儿。“他兴奋的脱下牛仔裤,露出勃起的阴茎。看见他的阴茎勃起的样子,我吓坏了!他的那话儿极度的大,既长得唬人又粗壮不堪,简直就不像人身上的东西!

  ”I cannot approach by you with a??ten-inch-rod。“他调笑着。

  ”10英寸!我的天啊!那就是30多公 分呀!那不成了驴马一样的牲口了吗?我不要了!“我吓得拼命往地下跑,却被他大笑着一把揽住腰抱了回去,把湿透底裤扒拉到一边就把龟头顶在我的洞口。

  ”你真是任性的坏孩子,看我怎么惩罚 你……“他温柔的在我耳边低语,腰部缓缓用力,企图把巨大的龟头放进我的身体。

  ”不……不……我受不了!“我害怕极了,剧烈的晃动着臀部,不让他的的大吊入我。

  他的大鸡吧头用力顶了几下没有入 港,急的直哼哼,”哦……你受得了……相信我……宝贝儿……试试就知道了…… 求你了……“纠缠中,龟头斜刺而入,被他缓缓插了进来。”哦哦……宝贝儿我插进去了……哦……啊——你真好……好紧……“他爽的丝丝吸气,而我差点因为倒抽冷气把自己噎着。

  此刻再挣扎也是无济于事了,我被他 把住臀部入得越来越深,咬牙逆来顺受,我感觉到一只粗大坚硬的异物撑开了我的身体!他才入了半根我就有了花心胀满欲裂的感觉。我重重哼了几下,冲动得竟然当即就达到了高潮。他等我的爱液涌出后,才开始动起来。先磨了几下,又用力的来回摩擦。实在是因为他的鸡巴太大了,没过5分钟,我就第二次迎来了高潮。他还在插,每次都很深,都像杵在我的心口上!

  ”宝贝儿……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 你,就想和你性交……你真迷人……真性感……我爱你……“他在我耳边喃喃自语。

  他技巧很好,扭着屁股回旋磨研,让 大鸡巴头顶压花心的每个微小角落。被他这样温柔地对待,我逐渐适应了他的大鸡吧,终于开始叫床了。

  ”哦……啊……嗯嗯……好大……“

  他更来劲了,插入后加了花样,用力 的向上挺,把整只大吊试着放进我的体内,我喘不过气来了,只好求他停下,他不理我。凭借他鸡巴的巨大尺寸,他轻轻一挺就拱进我的子宫里了!我大叫一声,只觉得又麻又酸又疼又热又痛快,头晕脑涨,两眼发黑,浑身瘫软,大腿被他撇得都不听使唤了,想合拢都并不上。他大力提纵,我不住地呻吟,快感渐渐浓厚,阴道控制不住地再度猛烈收缩,箍紧压迫着他的大鸡巴。他见我不再痛苦,喘吁吁的骤然加快了撞击的速度,动作猛烈就像打桩机。

  ”哎呀……我受不了了……胀死我 了……啊……嗯哦哦……好粗!……你这是……喔……“我感觉出他在我体内急动着的鸡巴刹时粗涨得厉害。

  突然,我的子宫受到了一股炽热的 液体的撞击,我舒服极了,大喊一声,几乎昏死过去。

  纳维强悍地足足射了有一分钟那麽长 时间,才慢慢往外抽出来。看着他抽出来的巨炮上挂满了白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里面竟然真的可以承受如此巨大的阳具。他趴在我身上,手不停的抚摸我的肉体。他爱怜的抱着我,不停地吻我,浑圆的鬼头刺戳着甬道口。

  ”我太满足了,你舒服吗小宝贝儿?还 想要吗?“我伸手拔出他的仍然半硬的大鸡巴, 心有余悸地说:”不要了,我困了。“”他没有勉强我,帮我脱去身体上剩下的衣物,我们俩都一丝不挂的依偎在一起,吻着对方,说着情话……黄昏的光撒落在他的背上,他英俊的相貌更加激起我的爱意,我渐渐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再醒过来时已 经是半夜了。纳维的胳膊压在我身上,我推他时弄醒了他。

  “几点了宝贝儿?”他迷迷糊糊的问我。

  “11点半了。”我起床下地倒了一杯水。

  “你怎么不睡了?”

  “我想洗个澡再睡。”我伸个懒腰,示 意他把蕾丝内裤给我扔过来。

  他把我的内裤捡起来问了问,说道: “好香。”我走上前一把抢过来,笑骂道:“不正经。”拿着内衣内裤就进了卫生间。刚打开花洒纳维也进来了,原来他要小便,尿完了还示威似的冲着我抖了抖。

  我瞪了他一眼,他笑嘻嘻的蹭过来, “咱们一起洗。”说着又摸上了我的乳房。他力气很大,把我的屁股抬高,用大鸡吧头在臀缝上来回摩擦,一边叫我的名字一边插了进来,还很色地说我的阴道很性感,很温暖。

  纳维把我抱起来,架着我的腿弯,阴 茎往我阴户上戳,我知道他要架着我的腿弯把我抱起来悬空干我,于是我伸手到下面扶好他的阴茎,屁股向下坐,让大鸡吧刺穿了我的身体。之后我就搂着他的脖子,准备享受。他果然很有力气,我在他怀里就好像没有分量。他用大手抓着我的翘臀上下耸动,阴茎就在我的阴道里面横冲直撞,坚硬的大吊一下一下把我顶的上下翻飞,每下重重的干在子宫壁上让我觉得自己快疯了,我的身体兴奋的整个向后弓着,身体在他怀里就像一片纸,这种姿势太厉害了,阴道被他疯狂的蹂躏,阴蒂在他的阴毛和坚硬的小腹上摩擦让我内外一起受尽折磨。

  “啊,你太厉害了,哦……嗯……”我 的娇喘呻吟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惨叫,“来了,来了……啊……死了……啊!!!”我身子一软趴在他肩上,下面喷出大量液体,滴在地上,我已经没什么意识了,只感到他还在一下下有节奏的抽插。

  他站起来把我抱到沙发上,我兴奋地 伸手去攥他那涨得像个茶杯似的大粗鸡巴。这一摸可不要紧,他的家伙又发起狠来,他亢奋地一下比一下深地往里狠杵,捅得大鸡巴头子都穿进子宫了。强烈的被撑裂一般的感觉使得我又快意又痛苦,死去活来……他满意地笑着,叫我劈开腿坐在他的腿上,把双乳贴在他的脸上,他的手扣在我的腰上,把嘴埋在我的乳沟中狂热的吻着,把我的乳头含在嘴里,用牙齿咬住反复吸吮……他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还在不停的 抽插,每次出去的时候都向上挺,我的花心满满地鼓起,龟头摩擦着阴壁,刮得我一阵阵的酥麻。疼痛使我情欲升腾了,我用阴部坐着、压着、蹭着他的大硬鸡巴。我占据了主动,不停地扭动着腰,一次比一次深入,嘴里喊叫着。他也动着不断把大鸡巴变换着方向,配合我的每次吞吐。15分钟后,我的花心一松,阴精喷了出来浇在他的龟头上。他大叫了一声,喊着我的名字也射了,烫得我快晕了,幸好他及时抱住了我,我迷迷呼呼地被他抱上床。

  高潮过后的我无力地仰面躺着,纳维 就坐在床边欣赏着我的身体,我虚弱的任他叉开我的双腿,掰开我的阴唇往里面窥探,弄得里面的精液汩汩的往外流。他看得神魂颠倒,淫心顿起,不停地撸自己的大驴吊,还把马眼里分泌出来的粘液涂在我的两瓣儿阴唇上,我发出快意的呻吟,他更来劲了,又插进来。我兴奋地耸动着,他抽插得一次快似一次,每次都顶到花心里,用那粗大异常的大鸡巴在我身体里面猛搅。

  这一次他做的时间特别长,都半个多 小时了还不肯射。我担心地发现他着实太厉害了,再这麽下去,不知道什麽时候是个头儿,我明天恐怕都要上不了班了!我满脑子里只剩下配合着他的动作,把屁股抬得更高了,把手伸到后面掐着他结实的大腿和臀部,大声叫他快点,他也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挑逗着我的舌头吮吸着。纳维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又加了许多花样,房间里传出噗嗤!噗嗤!的响声……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只觉得他腰间一阵抽搐,就觉得人像悬在半空中一样,一摆一摇的,心也被他顶了出来。我一口气没忍住住,心头一麻,花心一酥,人好像由空中往下跌下来一,样全身都在发抖……忽然,充足的热乎乎的精液强有力地 对着花心射了进来……这种舒服的滋味比什么都美,也是平生尝到最爽的滋味……我们终于一起到达了高潮……这晚我被他折腾的骨散筋疲,花穴又 红又肿,里面流出来的精液擦湿了十多张卫生纸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双腿根本并不拢了,连走路都成了问题。可是纳维好像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老外的性欲真是强!

  事后我后悔不已,竟然在危险期让他

  射了这么多精液在子宫里,肚子铁定被他日大了。我想要吃事后紧急避孕药,可是纳维死活不让,说对身体不好,其实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很喜欢小孩子的。果不其然,一个星期以后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我苦恼万分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交代,可是纳维很高兴,跟我一起回家做了我父母的工作,我们三个月以后在迈阿密注册结了婚。回国摆酒席的时候,小陆可得意了,自称是媒人让我们轮流敬她!不过她说的也没错,没有小陆,我也不会和纳维认识,更不会有后来的这些幸福快乐的时光!

  【完】